本文来源:http://www.zqofy.com.cn/a/www.gdhed.edu.cn/

幸运农场百度www.zqofy.com.cn,新华社南京12月14日电题:警惕“网络传销”新“陷阱”——聚焦公安机关破获系列新型网络传销案件新华社记者刘奕湛、朱国亮不到2年时间,发展会员50万人,涉及资金109亿元,这是江苏省徐州市公安局今年破获的一起“虚拟货币”网络传销案涉及的人员数和资金量。管理信息化快速推进。

书架

正文 正文_权谋第2055章

作品:《看书啦权谋:升迁有道

    李霞的牙镶上以后,还和以前一样乐呵,或者说,她更乐呵了,总是自己龇着牙哼着小曲儿。其实李霞这人挺仗义的,第二天放风的时候,有人欺负同室的这个有点神经的新犯人,她是第一个站出来打抱不平的,在这屋里她和新犯人是邻居,她又是一个很敬重有文化的人的,在她心里,可能人家能说一口流利的英语很是叫她羡慕,对这女人的遭遇又有怜悯之情,她必然会义无反顾的站出来主持公道。

    \因为她是死刑犯,马上就要枪决,连监狱都不用转的人,她说话比男人婆和蒙铃还要好用,这就是愣的怕横的,横的怕不要命的,人家李霞连命都不在乎,你们这些人拿什么和人家斗。不过又过了一天,管教给蒙铃她们放风,一开风场的门,李霞就冲了出去,不小心碰了新犯人一下。

    \这新犯人看了一眼冲出去的李霞,在后面说,“嘿!撞了人不知道说声对不起么?”

    \李霞回过头以为她是开玩笑,笑了一下说,“看把你矜贵的!”

    \新犯人一听这话更急了,冲过去说:“你这话什么意思?这和矜不矜贵有什么关系?你有点素质么你!”

    \李霞这人没文化,她是最讨厌别人拿什么文化、修养、素质和她说事的人了,一听这话就觉得刺耳,俩人三言两语就厮打上了。

    \蒙铃赶忙上去拉着她俩,还不忘回过头告诉空姐马小玲:“赶紧报告管教。”

    \管教很快就从风场后面绕过来了,管教一来,她俩也不敢再打了,都停了手,但还都是恶狠狠的看着对方,管教让男人婆把人都轰屋里去,把风场门关上,然后她又绕到号里的那个大铁门,手里多了一大串钥匙。开了门,管教先把李霞提出去了,过了一会,李霞竟然乐呵呵的回来了,蒙铃看着李霞,问她:“没什么事吧?”

    \李霞说,“没什么,我跟管教说,我俩闹着玩呢,管教让我们以后轻点闹,又问了问我这几天情绪怎么样,妹妹你还不知道我么,我好着呢!”

    \李霞真是一个头脑简单的人,她真以为管教是相信了她的话才让她乐呵呵的回来,稍微会思考的人都会知道,管教是为了安抚她的情绪,怕她在临刑前有什么意外,不过这样也好,至少蒙铃知道,那个新来的女人也不会因此受到什么关小号的待遇。

    \过了十多分钟,新来的女人也回来了,她也笑着过来和男人婆说:“号长,没事了,别担心了”。

    \男人婆说:“没事就好,以后大家都互相谦让点,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事,别总劳烦管教了,又不是就咱们这一个屋,管教一天天够忙的了。”

    \这女人马上附和着说,“是,是,人家孩子才刚满月,成天还得为咱们这帮人操心。”

    \她又转过头看了一眼李霞,李霞根本不看她,这让她觉得有点尴尬,知趣的又把头转了过来。

    \李霞和那女人在风场里打了一架之后,再没起什么冲突,她们之间也没什么机会再起冲突,屋里平静了一两天,直到一天半夜,新来的一个叫囡囡的女人,打破了这平静。

    \那天晚上蒙铃还没睡着,边上的男人婆捅她一下,说:“蒙铃,来新人了”。

    \蒙铃转过头,看到管教已经到了门口,领进来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。她穿了一件深蓝色的小衫,下面穿了一条运动服的裤子,鞋已经被办案单位收走了,管教为她搜完身,把门关上了,嘱咐她们给她拿了行李就走了。

    \囡囡很瘦,是那种营养不良的瘦,脸上没有血色,很是苍白。她陌生的看着这里,男人婆告诉她:“别看了”。

    \她也不说话,自己拿了盆去洗漱。李霞就凑过去问她:“什么事进来的”。

    \她也不看李霞,也不答话,只是坐在那发呆,李霞开始还细声细语地问,后来说几句话看她没反应,急了,大声的在她耳边吼了几句,囡囡还是不说话,抬头看了看她,又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\蒙铃看了一眼空姐马小玲,她马上过去把李霞拉了回来,自己坐到了囡囡边上。

    \蒙铃过去问:“囡囡,你穿这样少,冷吗?”囡囡这回听见了,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\“要是冷了告诉我,我再给你加床被。”蒙铃很关心的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\囡囡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\第二天下午从风场回来,空姐马小玲又凑到囡囡跟前,说:“囡囡姐,你这么漂亮,外面指不定多少男人为你神魂颠倒呢吧!”

    \囡囡抬头看马小玲,没说话。

    \“囡囡姐,你咋就不爱搭理我们呢,这里以后可都是你的亲人那!”,囡囡还是不说话。

    \李霞就不舒服了,过去说:“叫你一声姐是瞧得起你,别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东西!”

    \囡囡还是没说话。

    \这回李霞上手了,推了囡囡一下,瘦弱的囡囡差点被李霞这一下推倒,蒙铃适时地在囡囡后面扶了她一下。

    \对李霞说:“霞姐,你别欺负人家囡囡!”

    \李霞也不说话了,她们这段双簧就在李霞最后的沉默中算是落幕了,囡囡回过头用感激的目光看着蒙铃,说了一声:“谢谢你”。

    \蒙铃拍着胸脯说,“囡囡,以后谁也不能欺负你,你就是我姐。”

    \囡囡又是沉默,不再说话。到了晚上,囡囡就坐在蒙铃的边上,还是发呆。

    \蒙铃说:“囡囡,你有什么难事就和我说,我虽然现在帮不上你,但是也能为你分担一点啊!”

    \囡囡说,“妹妹,我没有难事了,再也没有了。我就是有点想孩子,才不到两岁。”说着,囡囡眼睛红了。

    \“既然你有孩子,那么惦记着,到底什么事让你这么不得已,非来这里了呢?”,蒙铃切入了正题。囡囡红着眼睛开始讲起了她的经历。

    \她不看蒙铃,只是自顾自地讲。她讲到一半时,已经泣不成声,囡囡的家不是柳林市的,她是后来到这的,从小,她就没见过自己的父亲,没等她出生她父亲就出事故死了,母亲一个人带着她艰难地生活,母亲体弱多病,但是一直很疼囡囡,什么好吃的好用的都会先给囡囡。

    \虽然她没能得到父爱,但她母亲却给了她无限的母爱。囡囡从小就很懂事,知道撑起家,知道照顾母亲。但是,她母亲还是在她16岁那年就撒手人寰了。

    \母亲走后,囡囡自己一个人从外地来到柳林这个城市,在一家饭店找了一份服务员的工作。

    \囡囡长相很出众,经常去吃饭的客人有的总爱逗她,她一般都是忍气吞声不敢和老板说,怕丢了这份工作。那天,囡囡正在包房收拾卫生,从门口路过的一个酒鬼看到了囡囡,进来对她动手动脚,还说了一些不干净的话,囡囡正要往门口逃,却迎头撞上一个小伙,这小伙虽然长相一般,身材倒是挺魁梧,看到有人欺负囡囡,一把将囡囡护在了自己身后,撵跑了那个调戏囡囡的酒鬼。

    \囡囡很是感激,还和这个小伙互相留了电话,小伙之后总会去光顾囡囡打工的那家饭店。日久是会生情的,囡囡爱上了这个小伙,尽管他没有显赫的背景,没有出众的外表,但是囡囡相信他会给她美好的未来,他们结婚了,结婚之后的生活,是囡囡想不到的,小伙变了,他不像以前那样柔声细语的和她说话了,甚至会经常怀疑她在外面是否背着他做了什么不轨的事情。

    \他们的争吵越来越多,起初也只是争吵,到后来,男的开始打囡囡,拳脚相加,让本就瘦弱的囡囡更加弱不禁风。囡囡为了这个家,为了孩子,总是忍着,告诉自己,会好起来的,有一天他会懂我的,懂我的爱。

    \但是囡囡错了,在囡囡进来之前的一天,男的带囡囡出去吃饭,在饭桌上,囡囡看见了曾经调戏她的那个酒鬼,原来他们是朋友,这只是一个英雄救美的局,囡囡入局了。

    \回到家之后,囡囡问男人,男人已经喝多了,在饭桌上他就知道囡囡认出了那个人,他也不否认,反而指责囡囡成天就知道勾引男人,囡囡伤透了心,不再说话,男人却不依不饶,看囡囡不说话更以为囡囡是做贼心虚,从桌上拿了一把水果刀要过来捅囡囡,囡囡看了吓坏了,说:“你要干嘛!”

    \男人说,“我今天就弄死你,让你再出去勾搭别人!”

    \囡囡哭着求他,“你别这么对我,我从来没做过对不起你的事,别这么对我”。

    \男人已经听不进去了,大骂着冲了过来:“今天我非整死你个贱人!不是你死就是我死!”

    \男人喝的已经站不稳了,没等冲到囡囡身前就已经滑倒,疼得站不起来,嘴里还在骂着囡囡:“骚娘们,扶我起来啊,看什么呢!”。

    \囡囡愣了一下,男人又骂,“看我起来不弄死你!”

    \囡囡看着眼前这个男人,曾经她爱着的这个男人,今天竟然对她这么狠,她脑海里全是他的那句“不是你死就是我死!”